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弦犹在耳

弦犹在耳
  

  弦犹在耳

  ——查江迅

  

  

  初中生活开始的第一天,还没有正式行课,那天我留着短发,那天我还穿着我最喜欢的小学的校服裙。教室里闹哄哄的,桌椅乱乱挤满教室,不少人在上面爬进爬出,因为没有一条像样的过道可以走。我们在场上排做的队形,喇叭里的校领导指挥者我们向前走向后走向左移向右移,大家干脆手拉着手,笑容放肆地在场上行走。

  第一堂课是班主任老姚的语文课——在山的那边。老姚是一位典型的二中班主任,四十多岁,只剩一圈头发围住可怜后脑勺的聪明绝顶。老姚的眉毛似乎很浓,杂乱地生长,还有几根似乎特别长。他的脸颊不知何故软软地塌下来挂在脸上,据此得了“癞皮狗”的雅号,又因为他的大嘴短下巴,又被人起了“癞蛤蟆”的别名。我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觉得他和欧阳锋有关系。老姚上课挺激情,口水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有时我都恨不得撑把雨伞。其实这种老师我还是挺怀念的,因为这种激情在大学校园里几乎绝迹。老姚上课还喜欢提问,这对我这种上课神游四方的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老是提心吊胆,深怕会抽到自己,万一到时站起来一问三不知,讲第一段还是最后一段?概括中心思想还是分析人物语言?我虽皮厚,这点羞耻心还是有的。你有你的老师计,我有我的学生梯,师高一尺,生高一丈,这是不变的真理。于是乎,我由低头顺眼目光呆滞纹丝不动的防守派变成昂首挺胸目光闪烁左顾右盼的进攻派,每堂课恨不得手举得比天高,希望老师快快点到我。因为根据我多年的观察,阅师无数,只要老师点了一次名,一节课上点两次名的几率约等于零,所以之后尽可放心地做我的黄粱美梦。后来我还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同桌飞,他一直不明白我为啥上课这么积极。我循循善诱,你看啊,又能给老师留一个积极发言的好印象,又能最大限度地保证你的安全,最关键的还是心里舒坦啊,不用担惊受怕的,何乐而不为呢?很快这丫的表现就能和我媲美了,举手那叫一个倍儿勤!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我和飞都有被再次点名的经历,也许是我们热情澎湃八卦侃大山的时候,也许是我们将目光投向窗外的那棵大树似有所思的时候,也许是我们埋头沉浸在摊在大腿上的闲书的时候,谁知道呢?老姚为人似乎不大厚道,老想着学生的家长好好孝敬他,听说还有拿钱不办事的坏不同部位白癜风都有什么不同的症状习惯,有些事有些人心里明白,有些人觉得无法理解,那就这样吧。他好好教他的书,没给我小鞋穿,也没给我开小灶,总是感激的。

  数学老师老左也是一个传奇。老左长得挺帅,好抽烟,小平头高个子戴眼镜。他记性不好,上课点名叫人回答问题的时候要回想老半天,他的经典动作就是把教棍抵在桌子和手肘中间,低头闭眼皱眉,像极了那个著名的思考者,我记得初三的时候他还问过我叫什么,当时我差点泪奔了,老师你有必要么,我是隐形的么,教了两年多哇!他还喜欢把教棍当金箍棒使,两条手臂掉在棍子上活赛孙行者。不过在我看来,老左还是挺帅的。英语老师我最喜欢了,她的眼镜架得很低,就快到鼻尖了都。她总是笑咪咪的,很是和蔼可亲。我记得又一次英语作业没写,我表姐帮我做的,她查作业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也老实承认乖乖认错,哪有人能在她面前撒谎啊!不是不敢,是不好意思。晚上我又专门打电话道了歉,一个老师这种境界,应该很了不起了吧。

  初一时的同桌是芳,前面坐着君,后面是娴和蕾,那时我们四个玩得比较好。芳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她在六年级暑假的时候就补了初一的英语,所以那时她的英语很好,我当时刚学英语感到很吃力,她帮了我不少,尤其是平时测验的时候。所以有次老姚问我坐第五排是不是太后了,把我调到前面时,我一口回绝了他,说第五排挺好,其实我是怕和芳调开了以后,英语考试我找谁去?幸运的是,后来英语慢慢开了窍,不再依赖芳了,不过还是谢谢她。娴长得很好看,小巧玲珑的那种,笔直的头发高高的束在脑后,君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趁娴不注意扯掉她的皮筋,他们两个老是吵吵闹闹,不一会儿又和好。娴的抽屉最整齐,下课之后似乎没看见过她去厕所——永远在整理她的书——放进去又拿出来、拿出来又放进去。蕾有点胖胖的,光光的脑门上是嚣张的小痘痘,不过她不在意。我和娴经常去蕾家玩,因为她家是唯一有电脑的,我们就在一起玩一些黄金矿工、美眉化妆之类的小游戏,蕾还帮我申了好几个QQ号医者仁心 共同奏响医患和谐的乐章,不过我不是忘了QQ号就是忘了密码,最后只好作罢。后来还是自己家买了电脑,自己申的QQ,一直用到现在。君是个挺特别的男孩子,他皮肤又白又嫩像个女孩子,我们只有羡慕嫉妒恨,脸肉肉的可爱。班上很多人都不喜欢君,说君是娘娘腔,说实话他也的确是,不过娘娘腔不应该成为讨厌一个人的理由吧,我就挺喜欢他,他也几乎就和我们三个女孩一起玩。君喜欢照镜子,冬天口袋里必备镜子和唇膏,比女孩还讲究,政治课上被老师从窗口丢下的那个圆形的小镜子尤其让我印象深刻。君还有一个保留节目,每节课后他都会回头趴在我的桌子上摸着鼻子一个劲儿问我他的鼻子脏不脏,心情好的时候我就开他的玩笑,问他几天没洗鼻子,烦的时候就胡乱应付过去,君也不介意,照样指着鼻子问,有时我都无奈了。君还喜欢睫毛膏之类的化妆品,经常带着它来我家玩,两个人疯玩,一般都是星期六的下午,他还会带一袋糖果过来。初一时和奶奶一起住,奶奶思想挺封建,不喜欢别人来我家找我,一般都没什么好脸色,但君是一个例外。他嘴巴甜,说的话很讨奶奶欢心,所以就算他是个男孩子在我奶奶这里也大门常打开。不过,我、芳、娴、蕾都没把他当男孩子,他就是一个小闺蜜呀!我记得我们还在芳家住了一晚,在芳家煮面,结果把锅烧得漆黑洗都洗不掉,还穿芳妈妈的高跟鞋,在床上蹦来蹦去。这些都是初一时候的事,后来君转学了,我们的座位也调开了,娴和蕾自此断掉。芳还玩了一段时间,升初二的时候,芳不想念书,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混”,我拒绝之后,也就此断掉。
白癜疯病会不会遗传给下一代

  初二的时候我调到了第三排,同桌是飞和洲,后面是泽和翎。初中的孩子对男生的评定主要还是成绩,成绩好几乎就和帅等同了,所以班长洋,学委洲和体委飞几乎就是女生口中的全部话题,而我的座位,就曾被班上女生戏称为“黄金宝座”。飞应该是班上最受女生青睐的男生了,就像那些青春小说写的那样,飞总给人一种冷冷的不羁的感觉,对小女生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其实我觉得飞还是挺好玩的一人,他也许就是外表那样吧,又不主动和人亲近,才会给人冷的感觉。我们同桌的时候还是玩得挺开心的,他有时喜欢讽刺挖苦我,把我逼哭,不过我也有我的办法,他的手臂很长,每次都要占到我的课桌,所以一旦他惹急了我,我就使劲抵他,不让他碰到三八线,这样几次之后,他也基本就投降了,不过他从来不会说对不起,只会主动把语文参考书借给我,如此便算休战了。飞写得一手好字,我曾经想刻意模仿却无奈不得要领,但时间久了似乎又有几分相像。再后来我发现,我只要和谁同桌,就会不知不觉写同桌的字,后来和雯同桌后,我的字又变成了雯的圆体字,如此变来变去,我都不知道自家的字该怎么写了,写了一手的四不像,唉,真有种邯郸学步的感觉。尽管和飞同桌了近一年,调开座位之后还是没能成为好朋友,甚至连招呼都没有了,他似乎觉得我喜欢以成绩看人,我也向他解释过,但终究是很久之前的事,也就这样了,还是陌生人。也许是我的错吧,让他产生了那种感觉。相对于飞来说,我和洲之间的交流要少得多。洲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他热心助人,对同学们都很关心,做值日班干的时候不会像其他值日班干那样坐在那里干自己的事,他会帮值日生一起打扫,洋给我的感觉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洲就不同,总觉得他拿起一把剑就能成为大侠,还是知书达理出口成章的那种。洲这个人我很欣赏也很喜欢,但是后来才知道他一直以为我讨厌他看白癜风医院有哪些论述早期症状的,我也觉得自己好神奇,竟然能让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有我讨厌他的感觉,我是有多奇葩!泽是我的小学同学,如今还在一个班还是后桌也是缘分。泽是我见过最羞涩最老实的男生,他老爱脸红,和女生多说几句话就会,这也是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我经常逗他开他玩笑,不过他似乎对我习以为常了。翎和我就常常联合起来欺负泽,不过飞就会赶来救场,最后变成了双女双男的对峙,至于到底谁输谁赢已经不重要了。翎那时短头发,挺帅气,一双长腿。这个时候我的头发已经可以束起来,像一把小苕帚。

  从和芳断了之后,我开始和平一起玩。平是一个很认真的女孩子,一个人在东至读书使她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我对她常常怀有一分敬佩。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她说话,那是初一她问我借历史笔记,还夸了我的字。又因为平和颖一起玩,我和恒一起玩,颖和恒一起玩,所以最后我们四个一起玩。慢慢我和平越来越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发现平也是一个爱笑爱闹的人,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呐!本来平坐在洲后面,后来颖坐在洲后面,洲有次给了颖棒棒糖没给平,平觉得很不平,我们还专门给洲打了电话,要棒棒糖。哈哈,想起来就觉得好玩。洲和洋包揽了班上的前两名,老是不相上下,所以我们老是争论谁更厉害,颖支持洋,我支持洲,也许是出于一种奇异的维护自己同桌的心理吧,我们谁也不让谁。那个时候,我和平手挽手沿着场的跑道走了一圈又一圈,有说不完的悄悄话,说不完的小秘密,说不玩的快乐与悲伤,平,我还记得你唱的那首奔跑,又跑调了哦!其实我很想念你。虽然高中三年我们都没联系,但是真的很感谢你陪我的那些年。

  很快就进入初三了,我的同桌也变成了雯和阳。雯给我的感觉就是文艺女青年,我要是男生肯定也会喜欢她,那既然我是女生只有和她做好朋友啦。她是我在高中阶段保持联系的初中同学之一,另一个是稳。雯有一种理想的感觉,长得很甜美,我喜欢和她一起看电影啦说话啦,我们总是在一起开很多的玩笑,很多小事也能成为我们的笑料,很开心的说,希望你一直这么美下去!看到阳,我就想保护她,唉,她就是给我楚楚可怜的感觉,唉,在她面前我都变man了。阳这家伙说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这也是她搞笑的特点。那时我给她起了一个青春言情小说女主角的名字——以蔚,作为回报她也帮我起了一个——维格,有人说,这让他想起了一种药==。日子就这么不痛不痒说说笑笑中过去,我的马尾辫已经很长了。认识稳,是从路友开始的。初三开始我走学校的后门,放学就和稳和琪一起骑车回家,他们两个每天回家就会讲那些我当时还听不懂的黄段子,我几乎只有默默想自己心事的份,加不了他们的谈话,有天晚上我还不幸遭遇车祸,和马自达撞了个满怀,据稳的描述,我当时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笑死我了。稳是一个可爱的小胖子,我们现在都还能保持联系,有这么一个朋友真好!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大学站♥daxuezhan重新出发~

由于之前空间不稳定导致论坛已被不定期关闭。 所以现在重新换了服务器域名。 大学站♥daxuezhan2016重新出发~欢迎广大师生朋友注册,积极发帖。 大学站将不定期 ...


查看